·站 内 搜 索·
关键字
类 型


(四)树立高远理想,校准人生方向


·发布时间2012-06-03 22:51:22.0: ·点击:1466

      何为高远理想?
 
      理想之高下,恰如陈涉所言,有燕雀之志和鸿鹄之志;也如爱因斯坦所言,有远大的理想和“猪栏的理想”(指目光短浅、囿于一个狭小范围、把安逸和快乐看作生活目的的本身的理想)。那么,什么样的理想才是高远的理想呢?高远的理想有什么条件和标准呢?曾经担任中共西乡县区委负责人和支部书记的革命先驱刘继哲曾经写过一首诗歌,诗歌的题目叫作《我为人类崇高理想而奋斗》。作者在诗中列数了几种不同的理想,并且表明了自己的革命理想。他写道:“人呀,除了呆汉,都有理想、有心愿,有的想全球共产,有的想发财做官,有的想淫乐酒欢,有的想上天成仙。我为人类崇高理想而奋斗,只为五洲红彤彤!”革命先烈李大钊也说过:“人生最高之理想,在求达于真理。”那么,在理想问题上,为什么人们的理想各不同,有的人愿意追求高远的理想?我们所要达到的真理是什么呢?关于理想,所包含的哪些真理又是高远的呢?
 
       还是让我们从理想的本质出发来进行一番讨论吧。
 
       我们都知道,理想是从某个想象和意念出发而设定的奋斗目标。个体既是理想的主体,也是理想的承载者。换言之,所谓理想,一定是作为主体的某个人的理想,是他的奋斗目标和进步意向。当然,这里的个体和主体,仅仅是承载者意义上的个体和主体。它既不是说理想能够脱离作为个体的承载者而存在,也不是说理想必然是全然而唯一地为某个人的利益而服务的。再述之,理想虽然是为某个个体所生所有,但不必然是某个个体所奴使的工具。理想虽然是源于“我”,但并非必然要唯“我”。
 
      其实,这里所讨论的关于理想之“我”的问题,正是决定理想是否高远的关键。如果一个理想仅仅是为了自我,那么这种理想说到底也只是为个人利益而存在的理想,它对于个人而言是有益有利的,但对于他人和社会而言,其价值和意义却不那么明显。在我们看来,理想之“高”,指的是理想的立意高。这种立意只有超越了自我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高大。所谓“远”,指的是理想的意蕴远。这种意蕴只有实现了利他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宏远。高远的理想,一定是目标远大、志向宏大的理想。这样的理想的一个基本条件,就是超越“小我”和“自我”,达到“为他”和“利他”。
 
      进一步来说,在对待个人和他人、个体和社会的关系上,如果一个理想仅仅是为了个人而忽略了他人,或者说仅仅是为了个体而忽略了社会,那么这样的理想,怎样说都不能算得上是高远的理想。我们不否认理想的设定始终是个体和社会的辩证统一,始终是为我和利他的有机结合。但如果只顾前者而忽视后者,这样的理想只能算是自私自利者的理想,根本谈不上远大,也不会远大。简言之,一种理想,如果它的气场定位在为社会大众、为苍生百姓、为人类进步,那么,这样的理想无疑就是高远的理想。这样看来,只有把为社会谋划放在第一位的理想,才能算得上是高远的理想。而为社会和大多数人的幸福所谋划,就是高远理想的条件和标准。
 
      1957年5月,刘少奇同志对地质工作者们发表了一个讲话,题目是《地质工作者是社会主义建设的开路先锋》。其中,他对青年人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我赞成青年人有崇高的理想,这种理想就是为了六亿人民的幸福。你们不怕吃苦,准备在野外工作几十年,甘愿当建设时期的游击队、侦察兵,做建设时期的开路先锋,这种理想是高尚的。”这段话实际上恰恰佐证了上面的讨论。刘少奇同志在这里所提出的高尚的理想,是把青年人的理想和六亿人民的幸福联结在一起的理想。这种理想,本质上就是把为社会谋划放在第一位的理想,是为了社会的发展和大多数人的幸福所作的谋划和所准备的理想,这样的理想正是符合上述标准和条件的理想,也是高远的理想。
 
      为何要树立高远理想?
 
      “大丈夫”是我们的古人经常使用的一个称谓,其含义并不是指女性的配偶,而是指志向远大、视野高远、有浩然之气的人。大丈夫是要有大志向和大理想的。古语中说:“大丈夫当雄飞天下”(见《后汉书·赵典传》)、“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见三国魏曹植的《赠白马王彪》)、“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见唐代李白的《上安州裴长史书》)。今天的人尽管不常常使用“大丈夫”的说法了,但也同样强调人应当树立高远的理想。人们之所以要有高远理想,是与这样两个基本问题联系在一起的:
 
      其一,高远理想是与人之为人的特殊性联系在一起的,换句话说,理想构造了人存在和发展的价值。人是一种特殊的高级动物,人与动物的区别之一在于人能够进行价值的自我建构,并能够对这种价值进行有意识的评判。按照中国传统思想家孟子的解释,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之一在于人是知道荣耻的动物。人知晓荣耻的表现是多种多样的,理想因其与人的奋斗目标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构成了人在自身的存在和发展中与荣耻联系最为紧密的一个对象。为实现理想而奋斗,带给人的不仅仅是一种价值实现,而且也是对自我存在和发展的荣耻认知。宋代词人苏舜钦说:“丈夫志,当景盛,耻疏闲”,意思是说,有远大理想的人,立志应当高远且志向应当光明盛大。疏懒闲散,胸无大志,是令人感到耻辱的事情。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不仅对没有理想抱负的人感到讨厌和厌倦,而
打印】 【关闭
ALL RIGHTS RESERVED BY 移动电子商务课题组(YWXK-GROUPS) COPYRIGHT© 2009-2014
E-MAIL:YWXK@HEUET.EDU.CN TEL:0311-87656991管理登陆